常纪文博士:产能过剩是环境污染的自闭症的根源

  2016年8月18日在江西省共青城市召开的中国中部区域经济发展论坛(论坛(forum),简单理解为发帖回帖讨论的平台。是Internet上的一种电子信息服务系统。它提供一块公共电子白板,每个用户都可以在上面书写,可发布信息或提出看法。它是一种交互性强,内容丰富而及时的Internet电子信息服务系统。)上,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常纪文博士作了题为“中国环保形势和演化趋势”的主题演讲。

  常纪文认为,我国的产能过剩是环境污染的自闭症的根源,所以,提高品质、做精做细、控制面上的扩张是解决环境问题和发展问题的关键措施。

  常纪文告诉,近几年环境污染物的排放总量正处于历史高位,水环境保护和大气环境保护处在战略相持期,复合型污染的特征更加明显,环境质量状况非常复杂,环境压力大,但是恶化趋势放缓,具有一些不确定性。

  下面是常纪文博士在论坛上的发言要点。

  环保不是现行经济下滑的惟一原因

  目前,我国环保事实上走出了先污染后治理的阶段,正在进入边污染边治理的时代,如果脱离发展阶段过分突出和强调环境优先,以环境优先的要求,全面、不加区分地规范所有行业和领域,会产生很多经济和社会矛盾。

 …济发展是环境保护大发展的前提,目前我国的产业结构改革和调整还不足以完全支撑环境优先所带来的经济影响。

  “十三五”时期,环境与发展的平衡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不能急于求成。在“十三五”时期,还应当坚持发展阶段论,环境保护标准和力度不能脱离发展阶段,不能以环保否定一切。与此同时,环保也不是现行经济下滑的惟一原因,现行经济状况是为以往“先污染后治理”环境指导思想时代所欠下的环境欠账买单,环境保护必须与经济协调发展。

  避免经济和环境双重风险

  “十三五”是中国环保发展的关键时期。往前进一步,就能够进入经济与环境同步改善的良性循环,但是,如果宏观重大决策出现失误,很可能就会导致收入水平与环境质量同时停滞。

  “十三五”时期,政府的压力会更大,老百姓对环境质量的需求进一步增长,地方政府在发展经济的过程中会出现更多的产业选择限制,这时产业升级不再是口,而是社会发展的内在需求。

  在环境保护高压的态势下,“十三五”末期,“十四五”初中期(2022年),重点(基本解释:1.[Stress;Mainpoint;Focalpoint]∶重要的或主要的重点学校2.[Importantpoint]∶指主要的或重要的一个或几个部分在一幅风景画中被用作重点的植物3.[Emphasize]∶着重地;有重点地重点培养…)把大气、水、土壤三个“十条”落实好,使得相关措施、政策全部落地,环境质量将会出现拐点,使环境保护不再成为经济社会发展的短板。但是,如果操之过急,则可能会伤了经济发展的元气,在创新经济时代(标志是中国进入制造强国)到来之前,经济和环境会遇到双重风险。

  今后5年,我国经济仍然处于转型期,经济保持中高速增长是可能的,这就为环境保护和环保产业的发展奠定了基础。我们说经济可能保持中高速发展,主要是出于如下考量,要确保到2020年实现国内生产总值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的目标,就必须保持必要的增长速度。从国内生产总值翻一番看,2016年至2020年经济年均增长底线是6.5%以上。从城乡居民人均收入翻一番看,2010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和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分别为19109元和5919元,按照居民收入增长和经济增长同步的要求,到2020年要翻一番。

  “十三五”时期经济年均增长至少也要达到6.5%。经济保持中高速增长,有利于改善民生,让人民群众切实感受到全面建成械社会的成果。随着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产能过剩化解、产业结构优化升级、创新驱动发展的实现,都需要一定的时间和空间,经济下行压力明显,保持较高增长速度难度不小。

  综合起来看,我国经济今后要保持7%左右的增长速度是可能的,但面临的不确定性因素也比较多。这是因为,未来一个时期全球经济贸易增长将持续乏力,我国投资和消费需求增长放缓,形成新的市痴间需要一个过程。在经济结构、技术条件没有明显改善的情况下,资源安全供给、环境质量、温室气体减排等刚性约束,将压缩经济增长空间。经济运行中还存在着一些其他风险,如杠杆率高企、经济风险上升等,这都对经济增长形成了制约。同时,随着经济总量不断增大,增长速度会相应慢下来,这是一个基本规律。

  转型期的特点

  技术发展缓慢,很难找到新的经济增长点,投资难以有收益,地产、劳动力、外汇、环境、资源等的综合代价高。

  生产总量开始时大,环境污染严重;后来一些企业效益不佳,开始倒闭,环境可能变好,也可能变坏,要看政府的环境保护决心和态度。

 ∩的动能和新的动力之间要有很好的衔接,否则会产生系统性的风险。

  低质出口,价格竞争不过其他发展中国家;高质出口,如高铁等,发达国家不要,落后国家要不起,碰壁成为常态。加上世界经济尚未走出危机期,这一问题尤其突出。

  环境保护在夹缝中前行

  “十三五”期间,环境保护在夹缝中前行(如2014年空气质量达标城市仅为8.1%,而且大多位于沿海发达地区),治标与治本同步推进,艰巨性前所未有。从达标排放、总量控制向质量保障下的总量控制转变,空间布局进一步合理,区域内、区域间所有污染源协同控制,区域内环境建设统筹考虑,污染防治和生态保护防治分区分类管理。争取在“十三五”时期,形成以质量改善为核心,把生态建设、质量管理、治污减排和制度建设作为工作重点。

  “十三五”期间,环境保护工作的目标是保障环境安全,在一些区域和时段争取更多的清洁环境,在 2030年使环境更加清洁,在2030年到2050年让生态环境符合人体降保护的需要,美丽中国最终实现。2025~2030年是关键时期,是一个战略上的转变期,无论是人口总量、能源消耗还是污染物排放,将进入一个新的阶段。2030年,中国应当是全面进入创新经济时期,经济与环境保护基本协调。

  “十三五”时期,环境保护不能只看经济是否能够承受阵痛,还要看环境是否还有容量,环境治理是否还可以拖延。如果环境污染十分严重,再继续污染下去,拯救环境的机会将错失,日本的相关实践也证明,适时保护环境不仅没有阻碍经济的发展,而且成为了新的经济增长点。

  在新常态下,我国经济发展表现出速度变化、结构优化、动力转换三大特点,增长速度要从高速转向中高速,发展方式要从规模速度型转向质量效率型,经济结构调整要从增量扩能为主,转向调整存量、做优增量,发展动力要从主要依靠资源和低成本劳动力等要素投入,转向创新驱动。这些变化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是我国经济发展阶段性特征的必然要求。“十三五”时期,我国必须充分考虑这些趋势和要求,按照适应新常态、把握新常态、引领新常态的总要求进行战略谋划。

  培育若干带动区域协同发展的增长极。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优化城市空间布局和产业结构,有序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推进交通一体化,扩大环境容量和生态空间,探索人口经济密集地区优化开发新模式。推进长江经济带建设,改善长江流域生态环境,高起点建设综合立体交通走廊,引导产业优化布局和分工协作。

  深入实施西部大开发,支持西部地区改善基础设施,发展特色优势产业,强化生态环境保护。推动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振兴,促进中部地区崛起,加大国家支持力度,加快市场取向改革。支持东部地区率先发展,以便更好地辐射带动其他地区发展。支持革命老区、民族地区、边疆地区、贫困地区加快发展,加大对资源枯竭、产业衰退、生态严重退化等困难地区的支持力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